威尼斯app-威尼斯在线app下载

?首页?
? >? 资讯中心? >? 重点报道
【身边的红色记忆】“老八路”的“牌牌”
来源:甘肃能源企业 编辑:张天文 时间:2021-09-14 字体:[ ]

幽蓝的天空嵌着晶莹的月牙,走在去“老八路”家的乡间小路上,两边枝叶婆娑的洋槐树上,知了在使劲欢唱。

“老八路”最初是我姨父对我的外公——这个1951年入伍、1954年入党的解放军老兵的戏称,之后,随着一段段红色历史被深入挖掘,“老八路”的称号也被亲戚们和乡亲们慢慢叫开了。

走进外公的家门,迎面就看到外婆慈祥的笑容,寒暄了几句,瞅见外婆正在观看前几天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实况重播,参会的老战士代表们身上光彩夺目的勋章格外吸引外婆的目光。“要是‘老八路’还在,他应该也会多一个这样的‘牌牌’.....”外婆泪眼婆娑地念叨着。

小时候,躺在外公的怀里,听他讲“打仗”的故事,是我最大的乐趣,可对他的“牌牌”却没有太深的印象。在我央求下,外婆翻开了压箱底的“宝贝”,一张泛黄的折页,那样古朴而有沧桑感。原来这是外公荣立军功的“功臣简历”和“立功登记表”,外婆抚摸着它,给我讲起了那段60多年前的往事。

1956年4月的甘南,一半花开、一半萧瑟,一半惊艳、一半惊心。外婆背着沉重的行囊,在经历了先坐马车后坐骡车的一路颠簸后,第一次出远门来到了外公的身边,第一次看到了火车,也第一次看到了正在交战的战场。

当全国都沉浸在新中国成立、人民开始当家做主的喜悦中时,甘南地区的黄河弯曲部却狼烟未息,战乱再起。咴咴长嘶的战马、清晰可闻的炮声、直插天际的烟柱、被鲜血染透的军衣……,这些都成了外婆记忆中最不愿回想的部分。一连七天都没见到丈夫,外婆焦急不安地在驻地望眼欲穿。

第八天的清晨,炮火映红远处的天际,驻地人员进进出出,探亲的军属也要转移,这时外婆却迎来了外公,疲倦的脸庞上,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珠炯炯有神,两人相拥而泣。外婆直到这时候才知道,1951年入伍的外公已经是是解放军某部运输连炊事班班长,而最近的战事由马步芳的堂叔马良匪帮引起。1951年起,马良纠集马家军残部,煽动当地民族群众武装叛乱,接收蒋介石空投的武器和特务,窜扰甘青川边,成了大陆仅存的一股政治土匪,中央军委马上调动军队入甘清剿,而外公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
“同志们加把劲,前线就等大家这口粮食呢,早一天剿灭土匪,就能早一天给老百姓一个安稳的家。”在和外婆简单叙话后,外公就赶紧带领班里的战士推着石碾子磨起面来。

甘南地区一马平川,人烟稀少,骑兵是剿匪战斗中的主力,在来回的拉锯战中,战士们奋勇向前,追击三天三夜后,战线拉长,茫茫草地,河川纵横,补给严重不足,战士们早已饥肠辘辘,而马良匪帮仍虎视眈眈。

“急报、急报,前线口粮紧缺,请求支援!”传令兵焦急嘶哑的声音在驻地响起。“我去,我之前就在甘南军马场参加训练,有经验!”外公主动请缨。

“没有什么可怕的,新中国成立了,大家的好日子就要来了,这是最后的战斗,大家每个人都有责任”外公拉着外婆的手告别,“你别担心,就在驻地等着,应该很快。”说完,外公和几名自告奋勇的战士就抓紧准备去了,外婆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心里默念着:“会很快的,很快就回来了......”

外公整整七天的来回奔波背后,是外婆整整七天的煎熬等待。外婆说,两人再次相见已经是七天后的中午,一身尘土的外公在大家簇拥下回来了。大家都又忙碌地投入到新的战斗工作中,外公的脸色一直很凝重,那七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外公只字未提。战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后,外公将一个“本本”——也就是我看到的“功臣简历”和“立功登记表”交给了外婆保管,却将一个“牌牌”贴身收藏。外婆也没有细问,就这样一直到了外公退伍。

战争结束后,外公积极响应中央“面向农村”的号召,回到他的老家甘肃平凉泾川县高平镇铁佛村,投入了轰轰烈烈的农业合作化运动中。农忙之余,外公还担负起了村子周边粮仓的看护任务,那个“牌牌”须臾不离身边,脸上的凝重一直没有消散,时不时就陷入长时间的沉思中。

舅舅的出生,让外公心情有了好转,那个“牌牌”的神秘面纱也揭开了,原来那是一枚荣立三等功的军功章。它成了舅舅儿时的玩具,无形中也燃起了舅舅对部队的向往。1974年12月,舅舅光荣入伍,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,服役于青海西宁市,与外公离得很近。

1961年,铁佛村遭遇特大洪灾,淹没了那个承载着外公家几代人记忆的窑洞,外公的军功章“牌牌”也不知所踪。爱开玩笑的姨父喜欢操着一口陕西方言叫外公“老八路”,外公一笑置之,同时也掀开了那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。原来,那次与外公一同去送补给的炊事班战友共3人,在实行任务途中,其他两人都因掩护外公而负伤。具体的细节外公没有多说,但惊险程度写在他的脸上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压在外公心底的凝重感减轻了许多,这位“老八路”也喜欢给大家讲讲部队上的战斗故事,回忆那段峥嵘岁月。

或许是隔辈亲的缘故,表弟由外公一手带大。炒得一手好菜、装着一肚子故事,让表弟对外公格外亲热与崇拜,成了“老八路”的忠实粉丝。甘南的军马场也成了表弟悠然神往的地方,而表弟的一把把玩具枪却成了“老八路”最喜欢把玩的物件。

2018年9月,表弟考上了坐落于甘南的甘肃民族师范学院,到甘南报到的第一天,表弟就去甘南军马场圆了梦,因为“这里有爷爷最深最深的回忆。”

2019年,甘肃民族师范学院编排了大型原创歌剧《红色卓尼》,表弟有幸作为其中的合唱队员进行首场演出,之后的几场汇演,都有表弟的身影,他用对甘南红色故事的歌唱,寄托对“老八路”的思念。

2021年7月13日晚,《红色卓尼》作为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建党一百周年大型文艺演出又搬上舞台、荧幕。在演出结束后的次日上午,得知我刚好在外婆家,表弟便拨通了我的手机跟外婆视频,他对外婆说:“我想我外公了,我昨晚还梦见他教我打枪呢。”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
威尼斯app|威尼斯在线app下载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